淅盐

【暂退!!!!!!!虽然从来没有真正入过圈。】

要上初三了…emm…学业真的超级打紧…
所以估计也就假期可以浪一会。另外我的毛病就是写不出真东西来【文笔自认为还入眼hhh】
所以会把平时自己的脑洞,梗都码起来然后脑内作文hhh
就这样。

剑指【超级短篇】【耀菊】【菊第一视角】

【有话逼逼:没错这就是很久以前答应的后续,但是我估计以前那篇渣到辣眼所以这篇会写的可以单独看

     我被推向刑场,被迫在无悔的背叛和背德的幸福中做选择。我只有成功的复仇,或是一生醉生梦死。

    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,沉溺于侥幸得来的命数,沉溺于不安定的幸福,沉溺于仇人的温柔。我从不敢面对真相,自欺欺人的隐匿起仇恨,贪婪又自私。
     
     痛苦没日没夜的纠缠着我,让我寝食难安。
【没了!!!!!!!!!!!没灵感!!!!!!!!!!有空接着写!!!!!!!!!!!!!!~】

【白妲同人】两小无猜(第一章)请期待后续!)

文/cn:淅盐

从她很小的时候,就认识那个青丘的狐狸剑仙了。
这还得说到很久以前。
应该是小妲己八岁的时候。

那是个夏天吧,天气晴朗阳光明媚,小妲己在山坡上采花。
她蹦蹦跳跳的,往小花篮里插满了小花。
她看到一顿小白花,刚要摘下,却看见花芯里停一只小蝴蝶。
洁白的两只翅膀紧紧合着,安静又美丽。
她蹲下身子,盯着蝴蝶看,突然,蝶儿噗拉一下,飞走了。
吓得她一下子跳起来,愣了好一阵子。
小蝴蝶在她面前飞走了。
她反应过来,于是丢下花篮,去追那蝴蝶了。
五颜六色的花瓣散落了一地。
小妲己追着蝴蝶,直追到溪边,眼看就要追上了,结果蝶儿噗拉几下子就飞过溪水,剩下她在岸那边。
小小的姑娘心性纯,受不起一点儿挫,看着飞去的蝶儿,想自己也追不上了,眼泪就不争气的从大大的眼睛里倏地溢出来,从白嫩嫩的脸颊上纵横滑过,小狐狸就这么大哭起来。
扑通一声,从树上好像掉下了一个东西。
小孩就是小孩,立刻就停了哭,转身看去。
从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桑树上跳下一个同族的少年,约摸十二三岁,一头紫色的长发披散着着,纯澈的紫色眼眸中竟闪烁着些许风流。
小妲己一时间看直了,长得这么好看的人,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呢。
少年看着眼角还有泪光闪烁的小狐狸呆呆的目光,噗的笑了,他这么一笑,更是好看了。
他走到小妲己前,蹲下身子,伸出手摸了摸小妲己柔软的头发,和那毛绒绒的大耳朵。
小妲己一下子红了脸。
“小姑娘,告诉哥哥,刚才怎么哭了?”少年抬起头,微笑着说。
“唔”小妲己嗫嚅着。“小蝴蝶飞走了,妲己抓不到。”小妲己又流出了眼泪。
“哈哈,听哥哥的话,别哭了,嗯?再哭我们的小妲己就不漂亮咯!”说罢,把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朵小花,插在小妲己的头上。
小妲己收住了眼泪,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大哥哥。
“小妲己知道了…唔”
“这就对了,不哭的小妲己最好看了,哥哥才喜欢呢”大哥哥微笑着。
“哥哥喜欢…不哭的小妲己?”小姑娘轻轻问到。
“对啊,哥哥喜欢!”他心里乐了。
“那小妲己再也不哭了!”小姑娘突然认了真,害得大哥哥心里又笑了。
这个小姑娘,挺可爱的。他心里想。
“那个,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“在下李白,是要成为剑客的人。我从小漂泊在外,今天回到青丘,是为了找一位剑仙,向他修习剑法。”
“欸…哥哥好厉害呀。那哥哥会常找小妲己玩吗?”小姑娘扑闪着眼睛问。
“当然哦,哥哥会经常陪着小妲己的!”
“哥哥还不知道我家在哪吧!我家就在那座小山后面的洞穴里,门口有一片兰草的那个。哥哥不许反悔呦!”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李白我一言为定!”少年信誓旦旦。

像他答应小妲己的那样,每当一天的功课完成,李白一定要赶着绚烂的晚霞去找她。
今天也一样呢。

“小妲己,哥哥来了!”李白站在洞外喊到。
话音刚落一个她就顶着两只毛绒绒的大耳朵钻了出来。发丝有点凌乱,扑在脸颊上。
李白看着眼前这只迷糊的小狐狸,不禁笑了,顺手把她的头发抚到耳后。
其实刚才更好看。他在心里默默想。
顺便一把牵起小妲己的小手。
“欸…”小狐狸垂下了两只大耳朵。
“为什么哥哥要牵小妲己的手呢…”小狐狸耸耸耳朵,抬起头问。
“因为我们小妲己是小孩子呀,所以哥哥才要牵着小妲己。”他低下头故作正经的回答着,脸上铺满笑意。
“那小妲己长大了,是不是哥哥就不会牵小妲己的手了…”小狐狸声音越来越小,头越来越低,最后成了看向脚面,小声的嘟哝着。
“这个啊…长大以后,只有自己喜欢的人,才会牵着手呢。”少年嘴角一勾。
“那…小妲己喜欢哥哥…所以…以后哥哥也会牵小妲己的手对吗?!”小狐狸来了兴致,激动地问道。
“真的吗?”少年言中略微戏谑。
“嗯!小妲己一定能说到做到的!那个…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小狐狸仰着头,有模有样的学着他的样子,定下诺言。
“那,我们都说到做到好不好!”少年笑靥灿烂。
“好!”小姑娘高声应和着。

他就这么牵着她的手。
温暖了他们的掌心。

【天下君临不及与汝相伴】#耀菊#aph#未完#


文/cn:淅盐
设定:君臣耀菊 架空 短篇 伪HE 殉情慎
start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城楼上,大岳的祭天仪式举行到了最后的阶段,大岳国王王耀现在祭坛上的高台上,高举着用神山雪莲经年霜降所酿的龙涎酒,对坛上诸神像高声念出祭辞。
  “千年华夏,予我泱泱;沧经患历,跌宕四方;今我为王,天地盛昌;谢尽诸神,四海八荒!”
  说完,他把酒从空中挥洒,算是酹了天地。
  典礼完毕,王耀站在楼台边,身边是当今大岳丞相,本田菊。身后跟从着侍女仆从,文武百官。他俯瞰大江衔起云雾缭绕的远山,溪涧轻盈流过纵横的阡陌,城内楼阁林立,灯火辉煌,到处物阜民康。
  本田菊笑道:“天下如此,多亏了吾王的英明无双,愿天下江山永远如此太平,愿吾王永远君临天下”
  王耀笑答:“爱卿当真说笑,世人尽有命数,命数尽,又怎能守住江山。眼前的太平盛景,怎样也都是过眼云烟啊,又何谈永远。”
  随即他脸色一转冷峻,向问身边人问道:“爱卿当真觉得朕能永坐江山?”
  “那是当然。”菊一笑莞尔。
  本田菊是当今大岳丞相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十年之前,当他还是一个屺国少年的时候,在断壁残垣中,被那个毁了他家国的王,带回了大岳。自从他来到大岳,心里就充斥着仇恨,复仇,是他一直以来的目的。得到重要的兵权,取得王耀的信任,然后叛乱、篡位,他做好了一切打算。为了这个打算,他为大岳做出不知多少贡献,才深得王耀的宠爱。
  但是,他的计划已经被搅乱。被他自己。
  他不幸的爱上了王耀。没有理由,就是会被对他的爱灼烧心智,灼烧仇恨。每当王耀深情凝视着自己,趁自己恍惚之时吻上自己的唇,他就会被浓情蜜意给融化,仇恨被淹没、吞噬,只想拥抱住他,感受两人逐渐升高的体温,在情爱中忘掉一切。
  在王耀高坐在朝堂之上,他爱慕着他的权利与威严,当王耀握住自己冰冷的手,拭去自己思国怀乡的眼泪时,他贪恋他的轻柔与温暖,当王耀在罗帐内将自己欺于身下,在耳边低吟调笑时,他沉溺他的热情与诱惑…每一刻思念他的时候,他心里都涌上无边甜蜜。他们共度了十年朝暮,多少次的四季流转。春之繁花,夏之梅雨,秋之落叶,冬之飞雪。一年一年不容停息。
  十年已过,无忖君心。当浓烈的爱、痛彻的恨和兀自的欺骗纠缠在一起,痛苦就会绞着自己的心脏,绞出血来,绽放出迷惘的花。十年,恐怕红花早已肆恣的盛放,而后凋零衰败,继而又有新的花开。
  本田菊不止一次次从梦魇中醒来。刀剑声,哭声,血喷薄而出之声,兵戈相斗声,马的嘶鸣声,在那大火蔓延的破灭的城池里混杂发声,就在他的面前,可他无论怎样伸手,也无法触碰,最后只能无力的垂下手,看眼前的景象变形、撕碎。
  “菊!”一个温柔的声音喊到。
  他转身,是王耀,他骑在马上,向他伸出手,他颤抖着站起来,把手递给他,可前人突然消失,再无一丝影迹。
  他猛的睁开眼睛,泪水夺眶而出。
  “耀!”他不顾眼泪,焦急的寻找王耀,直到看见身边安睡的他,菊才放了心。
  他转身躺下,双手紧紧抱住王耀的肩膀,把头扎进他的怀里,泪水打湿了王耀的衣襟。
  “没事了。”一只手抚上自己的后脑,抚摸自己的头发。
  “睡吧,我在。”
  这般的温柔,唯有他能给予。
  可国恨家仇怎能轻易抛弃。
  他毁了一个国家,只得到了一个我,而我只不过是他胜利的附属品。如果没有我大屺的灭亡,不会有我今日的安逸,也不会得到来自他的爱。这个世界本来无情,又何必自作多情。有情人最终也不过海枯石烂罢了,又何必贪图一世相守。
若没有我大屺,又怎能有我这样一个菲薄之人。若不是他,我又如何沦得今日窘困境地。
  这仇必须要报,他必须用命还。
  又是纵然泪下。
  这可能是最后一个晚上,能安然沉浸在一个最温暖的怀抱中的最后一个晚上。本田菊大概不会后悔。反正已经相伴了十年,十年不短,情深至此更是一世无悔。
一世再长,无情之交又能怎样珍重。可越是这样,就越会让人眷恋深情。
  若有来世。王耀,我一定我寻到你,厮守一生,直到白首。
  翌日。
  又是风和日暖。宫雀娇声啼啭,飞过琉璃彩檐,后庭宫花初绽,花瓣上晨露濯濯,甚是耀眼。初阳把光线抛洒,仿佛一切温情起来。却不是心间。
  花间,是兀自落泪的人。
  可能最后一次站在这里了。怎能不心生眷恋。本田菊沿着花径踱步,任长袍扫过落花,卷起尘埃。花团锦簇中,白衣似雪。他伫立在一朵殷红的牡丹前,失了神。那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张扬、骄矜,不可一世。谁不眷恋繁华,谁又能了断情丝。可谁能忘却家国之恨。
  今天,必须做个了断了。
  回首最后一霎,便不再回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淅盐的碎碎念:
诶嘿这里淅盐!小透明一枚qwq
不常码文【懒癌】喜欢的话可以深♂交哦!【划掉】
喜欢的话可以关注吾辈的微博qwq
这篇会写双结局qwq